關於和聲學的一些概念

廣泛而言,只要兩個或以上的聲音同時發出聲響,便可稱為和聲,這種和聲並不受音高、音律等限制。

 

基本上,和聲學與廣義的和聲最大的不同在於,和聲學是站在十二平均律音階的基礎上,為它所可能產生的音程等關係,所訂立的一套規則,用數字低音、和聲外音來詮釋所有音響的橫向進行。和聲學探討的範圍,大部分是從巴洛克時代,一直到浪漫樂派晚期而已,在印象樂派的色彩性和聲之後,已經不適用於之。

 

了解基本的理論與概念,並且要學會分析與應用,一首樂曲之所以好聽,它的和聲進行必定也有它的手法及理由,和聲學便是輔助於此,做為創作樂曲的一個基礎,以及幫助詮釋音樂的一種方法。假使在演奏樂曲時,遇到一連串複雜的音群,便可藉由分析其和聲進行來找到樂句主線與發展方向,並曉得哪些部分為主要或次要。在學和聲學的過程中,不啻是懂得基本理論而已,最重要的是多從譜例中找出其規則性,然後必須去活用之。

 

數字低音首先必須以調性音階為基礎,以該調主音為根音的三和弦定為I級,由此往上推並用羅馬級數記之。從 一個和弦﹝可能超過三個音﹞的bass音與所有和弦音來判斷,該和弦之級數與轉位,在簡化分析時便只寫出和弦的基礎音,轉位的數字與和弦音跟baass音之間的音程關係相對應,如此便稱為一般所謂的數字低音。一言以蔽之,就是羅馬級數、bass音和音程的關係。

 

顧名思義,就是一個和弦具有其進行上的功能。通常我們把I級跟VI級歸為TII級跟IV級歸為S,而屬和弦的V級為D,至於在小調中會出現增三和弦的III級和通常為減三和弦的VII級,則不列在其中。一般慣用的進行有三種:T-D-TT-S-D-TT-S-T,皆與終止式息息相關。總之,功能和聲是相對於色彩性和聲而言,它擁有一定的使用時機與進行方式。

 

和聲進行總有一個方向性,當一個性質不穩定的和聲或音程出現時,它必須接到一個較為穩定的來解決,換句話說就是必須對該和弦或音程有所交代。比如導音的出現,之所以名為「導」,便是「導向主音」之意,因此它必須接到主音,否則便稱為沒有被解決,這樣的寫法是錯誤、不被允許發生的。

 

在和聲學上的終止式,通常是用在一串和聲進行的段落,可能是個完整樂句之後,抑是聖詠中的一個停頓,它的特色就是會停在強拍上,時值會比較長,它是符合自然律而存在的。和聲學把終止式歸為四種:完全正格終止PAC﹝不完全正格終止IAC是在有和聲外音時發生﹞、假終止DC、半終止HC及變格終止PC。完全正格終止全名 是perfect authentic cadence,也就是V-IV7-I等屬和弦到主和弦的形式;假終止又稱虛偽終止,全名是deceptive cadence,一般指V-VI的形式,但其實只要V後面不接到I級的都可以稱之;半終止全名是half cadence,只要是樂句停頓在V級便可稱之,可能是I-VII-VIV-V不等;變格終止又作教會終止、阿們終止,全名是plagal cadence,為IV-I的形式,經常被用在教會中的「A-men」,故稱之。另外,在此特別提到有一種Phrygian half cadence,是小調iv6-V的 形式,它是屬於半終止的一種,但又可稱為「弗里吉安終止式」,因為在教會調式中,Phrygian算是比較特殊的一種 ,它的導音在主音上方,稱為上導音,所以在對位法上,它必須用*譜例一的進行來結束,後來聲部漸多,和聲遂因而產生。